这个人粮太多撑死了

ID=EGG
Lazy.....>O<
陷入全职 一时半会拔不出来
偶尔产出😄感谢您的小心心!

陆pi 女巫x王子 大概是中欧au 女体夫人注意避雷

露易丝x皮埃尔

  皮埃尔不喜欢这位公主。她金发上华丽的玻化珐琅花朵耀眼得快要把我的眼睛晃得失明了。他想。
  于是皮埃尔趁着母亲不注意溜到了后院的花园里。
  天气非常好,令人愉悦极了。皮埃尔看着头顶的云朵被风吹成有层次的几缕,映着碧蓝的天,有点像油画的样子。
  古老的音韵从远处泛着波纹漾到了皮埃尔的耳朵里,那是他听不懂的语言,却带了能渗入人心灵的魔法一样——心跳都在加快。
  空灵的、带有强烈女性特征的声音。皮埃尔看着远处结满果子的橄榄树,似乎又不算是看,只是为了给眼睛找个焦点,此时他真正在做的动作是——聆听。
  多美的音律啊。皮埃尔朝着声音的位置走去,不知不觉就开始奔跑。被束起的粉色发丝在空中乘着风划出弧度,一点一点地,他看到了橄榄树下紫发的女人。
  皮埃尔却又在不远处慢了下来,他迈着步子,压抑着自己活蹦乱跳的心脏,他觉得以后他必须要加强锻炼了——以前的他可不是跑一小段路就会心跳加速到快要窒息的人。
  然而这位女士并没有注意到他。她弯腰从草丛里捡起一颗外皮有些褶皱的橄榄,用食指与拇指捏住,举到眼前,微仰起头,冲着阳光来研究它的表皮。
  她的侧脸逆光成了个模糊的暖色剪影,下巴与颈部的弧度如同一只天鹅一样优雅,紫色波浪样的长发在纤细的脖颈旁边绕出了爱情的圆弧。
  “嘿——你好?”于是皮埃尔在距离爱情两三步的位置向她打了个招呼。
  女士显然被吓了一跳,慌乱地回头看着皮埃尔,随后又释然样地微笑,碧色的眼睛漾着如同古老曲调样的碧波:“噢,是皮埃尔王子。王子殿下,您好。”
  皮埃尔这才看清了她的装束,黑色洋装裙摆蹭着草丛,连层层累累缀着的蕾丝边都是黑色,紫发上没有任何的点缀,却是让人觉得尊贵。或许是因为红色唇膏是那张苍白脸蛋上唯一的妆容,映衬着泛着希望光芒的虹膜,他还觉得她娇艳无比。
  皮埃尔还以为黑色的裙装是阳光为她特制的错觉,毕竟把自己打扮得像黑色一样阴沉的女孩实在是罕见。当然,这位女士是例外,她才不阴沉。
  女士丢掉橄榄,用手指捻了一下自己的中分紫发,转身要离开的样子,皮埃尔回过神,叫住了她,他——还有几个问题。
  “你既然知道我是王子,那么为什么不向我行礼?”
  “我为什么要向王子行礼?因为你所谓的血统?呵,那你还是快走吧我的殿下。”言语里都带着讥讽。
  “噢……”皮埃尔对这个女士的回答没什么感觉,他也不喜欢那种陈旧的礼节,“那么你叫什么名字?亲爱的小姐。”
  “露易丝,还有——我是女巫喔,邪恶的女巫,人人都想杀掉我。所以说,快点离开吧王子。我讨厌你,还有你所谓的血统。”
  皮埃尔惊了一下,他一点都没想到她会是臭名昭著的露易丝。
  不过露易丝,真的会像传言里那么邪恶吗?她明明是那么优雅。皮埃尔第一次怀疑父亲的话。
  那么——
  “你会魔法?”
  “……嗯。”
  “你能变出来东西吗?”
  “……”
  “你家里是不是有很多东西?像老鼠的指甲、鳄鱼的牙,还有吉普赛人的护身符这类的?”
  “……”
  “我能去你家看看吗?”
  “……滚!”
  女巫愤怒地揍了比自己高那么一点的王子,然后砰地消失在了淡紫色的蔓越莓味烟雾里。
  粉色头发的王子揉着自己的脸,开始愁下一次怎么去与这个可爱的女巫见面。

露易丝这个梗来自夫人的Louis(。)皮埃尔来自water的脑洞
啊在lof上啃了这么久粮了身为一个咸鱼也是要偶尔翻一下身的 讲真
其实我是从来没写过欧风的 欧风什么的都是交给water的 我是专注民国一万年啊。
算是试试水的一篇 学习水的文风 然而学不到。意思意思当做lof的第一篇文发吧
啊对了 肥肠俗套的女巫x王子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吃陆攻。
……结尾出了点小。问题
lof你居然不能艾特人 哭泣我不爱你了 希望water有一双能看到这篇文的眼睛。

噢对了如果有人喜欢我会继续写(:333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