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粮太多撑死了

ID=EGG
Lazy.....>O<
陷入全职 一时半会拔不出来
偶尔产出😄感谢您的小心心!

【叶蓝】天台


-

  叶修把双手抄到脑后,让手掌夹在头发与枕头之间,在黑暗里盯着天花板。距离身边的人睡熟,有很长时间了。数对方呼吸频率的催眠方式也是非常没用,甚至觉得自己越数越清醒了。

  大概很晚了,可是,他睡不着啊?

  夜晚的清醒跟白天的清醒是不一样的。蓝河坚持这么认为。就算你能够保持不睡着并像虐菜一样虐掉蓝桥春雪一百遍也是这样。你的大脑早就疲劳得想搞死你个傻逼了。蓝河曾经如是说。

而且那个时段,还会做出一些你想不到你居然会做的事情。这是蓝河没有说出来的腹诽。

  于是叶修现在就在验证这个命题。我们的冠军他,胡思乱想起来了。

  他想他刚刚在第十区冒头的时候,蓝河发来的十八个好友申请,还有蓝河充当兴欣保姆的那段时间。思维乱糟糟的,像塞了一万只黄少天。

  不过都是围绕着那个人。

  就是现在在他身边熟睡的人,在同一条被子下散发着热量的人。

  叶修把手伸进被窝捞了捞,摸到了对方放松的爪子,蹭了两下,思绪又跑远了。

  他想到了蓝河最近单曲循环的那首叫樱流的日文歌,柔和的旋律,完全没有什么节奏感,听久了却觉得意外的顺耳。

  不过他是不懂日文的,所以完全不懂得歌词大意,当下就好奇了。叶修索性伸手去拿床头柜上蓝河的手机,窸窸窣窣的声音在黑夜里被放大,他还别头看了眼人有没有被吵醒。

  怎么像在做坏事呢。

  叶修还是决定离开床铺再去按亮手机。被子的一角被掀起,叶修静悄悄地从床上下来,哪怕在黑暗里看不清东西也能在布局熟悉的房间里不慢地走动。

  他步至阳台,从随手摸过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燃,点亮屏幕。

  划拉几下屏幕,点出音乐界面,把音量调至最小,乐声从扬声器穿出,歌词随之滚动。

  叶修就着前奏往下翻歌词,没几下就到底。意料之中的,是个悲伤的故事。

  没有暖气的阳台的空气是冷冽的,激的叶修脑袋无比清醒,他放眼看黑暗里对面有几家灯火还亮着,数着数着突然有了个想法。

  去天台吧。

  他突然好奇,夜晚的天台会是什么样的。

  说走就走,叶修裹好外套,套上厚厚的马丁靴,走上了顶层,又爬了几阶台阶,到了天台。

  其实也不是说走就走……叶修想,他撕了张便利写了几个字贴到床头的台灯上了。

  不然那个保姆心的人万一醒过来又得急了。

  叶修摸了摸鼻子,特别大的天台只有他一个人。不见星子的蓝紫色天空只有那个不够丰满的月亮高高挂着,撒下一层霜样的月光。

  哦,疑是地上霜。叶修很是无趣地想着,掏出了手机,按了播放。

  外放的旋律流淌着,叶修手指间夹着那半截烟,忽明忽暗的,昂贵的手指关节冻得钝钝的疼,可他还是不想把手揣兜里。

  Everybody finds love,in the end.

  叶修看到天台口走出一个人,轮廓是他熟悉的样子。

  忍不住笑了。嘴角在黑暗里弯起来,朝着身影喊了声小蓝。

  身影闷闷地嗯一声,明显没睡饱的样子。走到他身边站定之后,夺过了叶修手里的烟头,扔到地上踩灭。动作丝毫不温柔。

  叶修怂了,摸了摸鼻梁,起床气啊这个。

  蓝河也不顾对方什么表情,从自己脖子上解下了长长的围巾,一端围在了叶修脖子上,一端围给自己。

  就这样被联系着的两个人。

  把冠军昂贵的手拉过搓得有点热气了之后塞到了外套口袋里。

  冷啊。蓝河呼出一团白雾,闭上眼睛埋进围巾里,倚着墙假寐。

  音乐还放着。叶修去看他,然后忍不住莞尔。摸过手机关上音乐揣兜里,从兜里把手伸出来,压下青年翘起的发梢。

  “蓝啊,咱回去睡,冷。”叶修才发现自己冻得带了点鼻音了。

  “唔……”蓝河点头。

  带着一身寒气回去,蓝河困得脱掉裹在睡衣外面的外套、解下一路没解下的的围巾之后,一头栽到了床上。叶修似乎折腾了这一次之后也有了点困意,爬到床上给人盖好被子之后自己也钻进去了。

  嗨呀,暖和。

-

大半夜突然想写点东西...于是爬起来 摸一摸 顺便表示一下自己吃了叶蓝.....=w=感觉好甜的一对cp 很适合中二期少女如我妄想
半夜听着桜流し 打开窗户吹冷风的话 真的会非常非常想爬到楼顶天台俯视人间的 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有尝试过...想象了一下那种感觉 让叶同志帮我完成了心愿

一些废话~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