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粮太多撑死了

ID=EGG
Lazy.....>O<
陷入全职 一时半会拔不出来
偶尔产出😄感谢您的小心心!

【叶蓝】马路上

-

 

蓝河走在路上。

 

下雨时的云彩并不是很厚,只是清清淡淡地铺了层暗色,天光甚至温柔地倾泻在了目光所及之处。可偏偏就有大大小小的雨滴挟着空气里的温度向下坠落。初夏就开始变热了的H市,也因为这场雨降了温。

 

H市和G市气候还是差很多的,蓝河想,不过都是南方,说不一样,似乎又都差不多。温暖湿润,雨季都是要发霉的感觉,只是H市的冬天太不友好了点儿。

 

仅仅是在这里待了不到一年的大学生,果真还没适应啊。

 

背包里还揣着一把折叠伞,此时随着蓝河的步伐与包里的其他物件碰撞,发出只有他一人听得到的声音。

 

目光在还潮湿着的人行道上游动着,身体周遭裹着凉丝丝的水气,鼻间似乎还萦绕着雨后植物甜美的气味。蓝河的神经不由得放松下来,惬意得很。

 

随着步伐,视野里被框入了一个男人。

 

黑色的衬衫,袖口被挽到小臂的位置,露出两小截似乎有些苍白的手腕,貌似很好看的手里端着一部同样是黑色的单反相机,对准了路边的一株植物。

 

男人的姿势算不上好看,躬着腰伸着脖子,快要贴上地面的神态实在看不出什么气质。

 

植物是什么蓝河不认识,但对那个苍白的肤色他还是有点想法的。黑色衬衫似乎衬得这人气色格外不好,或许这人原本不应该这么苍白的。

 

又近了几步,男人直起了身,拿着相机调试着什么的样子。于是蓝河看清楚了他的脸。

 

……原来真的不怪黑衬衫。

 

蓝河看到了对方眼眶下方的一圈黑眼圈。

 

这不得是几天没睡的程度啊……气色好就怪了。

 

多瞟了对方几眼后,蓝河路过。

 

男人的余光似乎扫到了蓝河,他手下动作一顿,抓着相机就转身朝着那个背影迈了几大步。

 

追上了。倒不是男人跑得快,这点距离好追得很啊,蓝河只是走路,稍微步伐快点布幅大点不就能追到了吗。

 

后来,蓝河觉得,当时他就应该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那个信号灯。

 

男人在蓝河面前停住,略高于蓝河的身高挡住了他的视线。蓝河一愣,刚刚还腹诽的人怎么就堵自己了?读心术?

 

“你是浙大的学生吧?”男人开口。

 

“……是的,怎么了吗?”疑惑。

 

男人毫不介意陌生人还在眼前,从口袋里掏出一袋扭扭糖,随意抽了一根嚼着。

 

“上上个月,你是不是在花圃里摘了朵花?”

 

蓝河沉默了。

 

他的确摘了朵学校某个花圃里的一朵茶花,并且是他精挑细选之后的一朵,无论是形状还是色彩都无可挑剔。

 

然后被他夹在了书里,变成了非常漂亮的书签。

 

蓝河有些尴尬地清清喉咙:“这个事情……非常不好意思,我知道这样不对……”然后卡壳了,他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好尴尬,怎么办。

 

以他的性格,本来不应该这样做的。可是……蓝河几欲掩面,可是他就是做了啊。

 

“啊?不必道歉啊,只是一朵花,”男人倒是有点惊讶的样子,“这个时候你不应该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吗?”

 

蓝河一怔:“……?”

 

对方倒是笑了:“是叫蓝河吧?那片花圃是我管理的,我叫叶修。是美术系的学生。”

 

我的天这人这打扮怎么看都不是美术系啊?

 

“而且你刚好摘走了我对象。”

 

“……???”

 

“写生对象。”

 

感觉好严重……蓝河想了想回答:“那它的尸体你要不要,干尸,现在就在我包里的书里夹着。”

 

这次轮到叶修沉默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叶修开口了:“……加个微信吧,你摧残了我对象,你要对它负责。”

 

“……啥?”

 

“难道帮忙浇个水还不行啊?你都摘了人家一朵花了。”

 

“我还以为那片花圃没人管理的……而且你刚说了不必道歉……”

 

“现在你知道了,有人的。口头道歉不必,来用行动弥补吧蓝大大。”叶修摊手,摸出手机戳戳点点打开微信页面,屏幕上面一个大大的二维码,“来,扫。”

 

这人这么这么自来熟……蓝河掏出手机,扫了个码。

 

 

-

 

 

大半夜的速度摸个鱼-o-感觉完全没有什么剧情啊

浙大的设定瞎扯的,不了解浙大

所以说如果有bug别声张,我们私下解决【。】


美术生老叶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 似乎一开始是想写个搞摄影的老叶 可是大学又没有相近的专业 干脆弄成艺术生吧

......不过还真的 不像啊


啃扭扭糖的老叶来自我爱的昨日太太!大概叙述一下就是拍照的时候烟雾会影响拍照效果于是随便找根替代品叼一叼


以上,感谢你愿意看到这里~!合掌!




大家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这个人超懒的!大概不会是长篇或者中篇啦  当时摸这条鱼的想法也是就想看这俩人认识而已【...】当然后续也可能有哇!随缘的!【......】
以及真的太感谢大家喜欢啦!鞠躬!

评论(6)

热度(42)